武器知识:2016-09-29 八一式马步枪:八路军最大量产步枪

八一式马步枪:八路军最大量产步枪

2016-09-29 徐纪林

本文作者徐纪林先生是美籍华人,在研究、收藏历史枪械方面造诣颇深,尤其擅长研究收藏中国近现代出现的枪械。本文中,徐先生结合详实的史料及手中的藏品,对八一式马步枪的历史及结构做了细致的研究,颇为珍贵——

无名式”与“五五式步枪

在谈起八一式马步枪之前,先说说八一式马步枪出现之前、由当时红色兵工厂制造的比较出名的两支步枪——无名式马步枪及五五式步枪。

八一式马步枪线条图

八一式马步枪右视图

1938年3月,中央军委为发展边区的武器生产,将红军兵工厂从延安附近的柳树店迁到茶坊(今延安市富县茶坊镇),对外称陕甘宁边区机器厂(亦称中央军委军工局工艺实习厂)。迁厂到茶坊以后,陕甘宁边区机器厂就制定了根据现有材料设备制造步枪的计划。据《陕甘宁边区回忆录》记载,1939年4月25日,在刘贵福、孙云龙、张庆森、刘先惠、曹加仪等人共同努力下,陕甘宁边区机器厂生产出了自己的第一种步枪——无名式马步枪(后被正式命名为“新七九”步枪)。 据刘贵福与孙云龙回忆,该枪“采用捷克式马步枪改装,三角刺刀连接在枪上”,“枪管比三八式短一点”,“零件简化”,“护手由整化零(原文如此。可能是指扳机护圈与机匣的连接方式由一体式改为分体式——作者注),易于制造”,“护手挡机(原文如此。可能是指弹仓盖解脱按钮——作者注)是重新设计的”。

但从目前已知现存的两支实物枪看,无名式/新七九步枪枪机机构至少有两种: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馆藏的一支无名式马步枪枪机是仿造日本三八式步枪的枪机;而笔者收藏的一支无名式马步枪是1940年生产的,属比较晚期的产品,其采用了仿造汉阳造步枪的枪机。

这两支步枪最大的共同点是采用固定式三棱刺刀。其刺刀座后部固定在下护手的前端,而前部套在枪口上。刺刀展开与收回需用手按压按钮。该枪刺刀锁定机构与同时代的其他步枪均不相同,似为独立设计。刺刀座上还设有架枪钩,供几支枪立着放于地上时相互勾挂,使枪不易倒。笔者收藏的采用汉阳造枪机的无名式/新七九步枪使用5发双排固定弹仓供弹,弹仓盖以三八式步枪方式锁定,弹仓盖解脱按钮位于扳机护圈前端。刺刀折叠状态时全枪长1 120mm,刺刀展开状态时全枪长1 490mm,空枪质量4.0kg。该枪节套上打有五角星与“1940”字样。

由于生产条件简陋,加之材料有限,这种步枪零件互换性很差。据《陕甘宁边区回忆录》记载,陕甘宁边区机器厂的新七九步枪生产数量只有130支,主要用于装备中央警卫团。目前不清楚当时其他兵工厂新七九步枪的生产情况。

而五五式步枪是由位于山西辽县高峪的军工部三所1939年设计生产的,刘贵福并未参与该枪的设计。当时正值朱德总司令55周岁,为了表达对首长的敬仰,将该枪命名为“五五式”步枪。据《晋冀豫根据地》介绍,该枪当时月产30~50支,口径为7.92mm,全枪长1 390mm,质量为4.05kg。五五式步枪结构不明,应为毛瑟1907式步枪的仿制产品。

八一式马步枪之考证

1940年,河北省黎城县水窑(又名水腰)黄崖洞以总部修械所为基础扩建为军工部一所,亦称黄崖洞兵工厂。军工部部长刘鼎1940年5月到任后,积极支持已经调任一所副所长的刘贵福组织力量,设计可以进行批量生产、零件可以互换的步枪。两个多月后新式步枪设计完成,并于1940年8月1日定型并命名为八一式马步枪。刘鼎在其回忆文章中对该枪是这样描述的:“这种枪吸取了‘捷克式’,‘三八式’,‘无名式’以及‘汉阳造’等步枪的优点,它的长度比一般步枪略短,比马枪稍长。枪的刺刀紧紧连在枪管口部,平时折叠在枪管下方,肉搏时能迅速弹出展开。全枪重3.36kg,口径7.9mm,射击准确,刺刀锋利,枪体轻巧,坚固,外形美观。”据《晋冀豫根据地》介绍,八路军主要领导彭德怀、左权、刘伯承、徐向前、邓小平见等见过样枪之后都很满意,彭德怀副司令当即责成军工部迅速组织批量生产。文献记载,从1940年9月到1945年期间,位于太行山麓的八路军总部直属兵工厂的步枪生产主要以八一式马步枪为主。

据《晋冀豫根据地》介绍,八一式马步枪在一所设计完成以后,“按照工业化生产的要求,将此枪的图纸、生产工艺分发到各造枪厂,统一生产八一式马步枪,从此太行区实现了步枪制式化”;“同时实现样板检验制度,使步枪生产规格统一,保证质量”。但该枪设计刚刚完成,一所就因为日军扫荡而部分被毁,主要步枪生产放到高峪三所与位于河北省武安县梁沟村曾生产过仿捷克式及仿中正式七九步枪的四所来进行,并调刘贵福任四所副所长组织在该所开始批量生产。1940年冬,四所步枪生产能力达到了月产200多支。

从原材料上看,“用的完全是轨道钢。有平汉线的,有正太线的,有同蒲线的,有白晋线的”(见《中国近代兵器工业档案史料(四)》第47页),“枪托可用山区的核桃木”(见《晋冀豫根据地》第5页)。1940年到1945年期间,八路军其他单位与新四军以及地方武装的兵工厂与修械所也同时小规模进行八一式马步枪的生产。

1945年抗战胜利后,步枪生产发生了很大变化,除胶东以外的根据地基本停止了八一式马步枪的生产。目前没有文献说明八一式马步枪生产截止的具体时间。

笔者藏品八一式马步枪之鉴

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的孙成智同志向笔者提供了馆藏抗战时期包括八一式马步枪在内的几种抗日根据地步枪实物的照片,使笔者得以开始这项研究工作。笔者也有幸找到了一支由八路军领导赠与延安美军联络组成员的晚期型八一式马步枪,终于有机会可以通过实物揭开八路军抗战史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上最重要的步枪的谜团。

同时代的五种步枪,从前至后分别为:八一式马步枪,新七九式步枪,三八式短步枪,东三省十三式步枪与三八式长步枪。八一式马步枪刺刀展开后枪长比新七九式步枪稍长,比三八式短步枪长约160mm, 但远短于三八式长步枪。

五种步枪加装刺刀的细节对比

从笔者收藏的实物看,刺刀折叠状态的八一式马步枪枪长与无名式/新七九步枪一样,为1120mm。显而易见,八一式马步枪是刘贵福在他一年多以前参与设计的无名式/新七九步枪的基础上进行设计的。八一式马步枪的固定式刺刀的设计与无名式/新七九步枪的一样,刺刀座前端套在枪管口部,后部通过一个销钉固定在枪管上。与无名式/新七九步枪相比,刺刀锁定方式进行了改进,护手下面加了锁扣,用于刺刀折叠时锁住刀尖,而刺刀座上的锁扣只用于刺刀展开时将其锁定。战场上需要迅速展开刺刀时,不用收枪变换姿势,只要左手按压护手下方的锁扣便可以“迅速甩出刺刀,实战效果优于日军的‘三八式’步枪”(见《晋冀豫根据地》第5页)。笔者通过实物进行了试验,该枪确实可以很容易地将刺刀解锁,甩开后能自动锁定在展开状态。相比之下,无名式/新七九步枪则需要先收枪,再按压刺刀座上面的按钮才能展开刺刀。八一式马步枪刺刀截面与无名式/新七九步枪采用的三棱形并不相同,而是刀身平滑,其中一侧刀身中间带有血槽,刺刀外形类似燕翅形状。刺刀座一侧装有架枪钩。刺刀略长,刺刀展开时全枪长比无名式/新七九步枪稍长,为1 510mm。这个长度比安装了三O式刺刀的三八式短步枪长160mm,但远短于装有三O刺刀的三八式长步枪(全长1660mm)。

在枪机方面,与无名式/新七九步枪的仿汉阳造的相同。与无名式/新七九步枪一样,八一式马步枪也采用5发双排进弹的毛瑟式弹仓。弹仓盖解脱按钮的设计也相同,同样设置在扳机护圈前端。

在生产过程中,为了解决弹药供应问题,八一式马步枪口径大约于1942年前后改为日式6.5mm 。

八一式马步枪刚开始生产就考虑过“准备改成捷克式的机柄”(见《中国近代兵器工业档案史料(四)》第64页),也就是毛瑟枪机机构。 1943年6月枪机正式改为“汉麟春式步枪”机构,即1924~1931年间沈阳东三省兵工厂生产过的十三式步枪机构(采用毛瑟枪机),并作了改进。不过由于口径与十三式步枪不同,两枪枪机并不兼容,八一式枪机长度较十三式枪机稍短。另外,其枪机尾部与标准毛瑟枪机也稍有不同,拉机柄头部为梨形。八一式马步枪枪机尾部的保险形状与无名式/新七九步枪类似,但与十三式的毛瑟枪机保险不同。笔者见过的三支八一式马步枪的准星均有护翼,两支早期型(现收藏于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的照门为毛瑟式,而6.5mm口径的晚期型采用的则是类似日本三八式步枪的照门。

八一式马步枪的上护手比较接近 FN1924式短步枪的,但护手前端长度比其稍长。中晚期产品下护手左侧设有通条解脱按钮,需要按压按钮才能抽出通条。八一式马步枪上绝大多数零件与下护手都标有枪号。

八一马步枪的总体外观特征与文献中记载的线条图相符。

经笔者称量,晚期型空枪质量为3.87kg(含刺刀)。这个质量与文献中3.36kg有大约0.5kg的差别。笔者认为,装有固定刺刀的步枪质量仅3.36kg的可能性不大。虽然比八一式马步枪短的三八式短步枪的空枪质量仅约为3.13kg,但加上三O式刺刀之后也达到了3.65kg。实测表明,八一式马步枪刺刀组件的质量为0.4kg,考虑到早期采用汉阳造枪机的八一式的质量应该与晚期型有所不同,笔者估计文献中记载的3.36kg应为没有安装刺刀的早期型的质量。

八一式马步枪枪机(下)与东三省兵工厂十三式步枪枪机对比。八一式步枪枪机是在十三式步枪枪机基础上改进而来

文献记载,八一式马步枪“作过200发连放,……连放时射击稳,命中准确”。

分解后可以看出,八一式马步枪制造工艺比无名式/新七九步枪的工艺有很大进步。

1944年共产党领导下的边区民兵。中间带奖章者手持的是一支八一式马步枪

同期拍摄的另外一张照片局部。这位民兵手上八一式马步枪没有安装刺刀,但刺刀座,护守箍与刺刀锁扣很明显是八一式马步枪的形式

笔者收藏的这支晚期型八一式马步枪来自于华裔Clifford F. Young 少校,据1945年11月至1946年11月期间曾任延安美军观察组组长的Clifford F. Young少校生前回忆,该枪为一位八路军将军所赠。身为华裔的Young少校后来将这支步枪运回美国收藏。枪身上没有兵工厂标识,枪号为66号。枪身金属外表面似后来被重新发蓝处理过。根据枪号与步枪生产文献,这应该是1943年9月生产的46支晚期“汉麟春”式枪机的八一式马步枪之中的一支。据《军事工业-根据地兵器》记载,1944年1月5日,毛泽东、朱德、彭德怀电告八路军总部:“在不妨碍前方兵工生产的原则下,造些新步枪送后方,越多越好。”


华裔Clifford F. Young 少校(左一)与毛泽东主席(左二),李娜(左三)等在延安。这位少校将66号八一式马步枪带回美国,现由本文作者收藏

在抗战艰苦时期,陕甘宁边区军工厂克服种种困难,自制并量产这样一支步枪实为难能可贵,八一式马步枪在我军武器发展史上占有特殊的地位。